找工作ing

姐姐说:我诚心建议你不要再念了

男友说:你真的该找工作了

.....

于是我念完一个月的英文课程后,就停止了,虽然我预算是能念两个月。心理的惆怅是难以言喻的,虽然我不想听他们的劝,但是或许怕被再说铁齿,怕他们认为我不在乎他们的意见,我难得依从。

就找工作嘛...找找找

(心里嘀咕着:管我这样多阿!!!!)

还有,我很好啦,虽然没有工作。

4月新開始

這兩天,熱得要命,睡覺也成為艱難的事情,即將告別住了兩年的地方的這刻,煩著收拾東西,還要熱昏昏的,把我即將離職的喜悅,一回到宿舍(我從不叫外面租的房間叫家)就被蒸發了。

昨天睡不好,今天回到公司就對有冷氣房睡的同事嘮叨了一番,以示自己的痛苦和嫉妒。所以等會兒,我要沖涼之後,在體溫尚低時,以最快速度進入夢中,不想再重複昨天的反復難眠。

明天要拆桌子;後天要和同事唱K,然後晚上回來要打包衣服;大後天一早就要搬到慧那兒,然後下午回到公司完成最後一天的工作;星期天就休息一天;4月2日就是我上英文課的第一天。

看,數著數著,從我辭職的那天後,原來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。離職與搬家都要31號完成,4月真的是新的開始哦。

姑且就不去想工作的事了,這兩個月的英文課程自己要加油囉!加油加油加油!!

祈愿

 
 
2007年3月就是我工作兩週年的日子,也是我即將離職的月份,一切就如我當初所想像,兩年後我就會離開,當老師去。
當然,現在的我只是憑著一股,不想在這樣的環境繼續工作下去的情緒辭職,所以即將是待業人士。可心情是非常的愉快,最近在公司時,我都是以大學慣有的踱步行走,非常悠遊呢,結果自在得差點被同事扁。
因為以新加坡為找工作的目的地,很多人都會很關注我男朋友會同意嗎?想當然他不會願意,可是尊重我的決定,為了錢,我可是拼了,只好盼望我們能好好的堅持兩三年,到時我會回來的,可是,誰也不甘掛保證,只好見步行事。
要4月了,一切都要順利喔!!
 

聽不到

人生總面對太多的抉擇,選擇一成不變,選擇結束再重新出發,都是種選擇。有時候,是當你做好決定後,又有人提供你另一種選擇,該怎麼辦?

 

英文不好,一直是我心中一個很大的遺憾,覺得因此而限制了找工作的方向,因此決定辭職後,就找個學院上個短期課程,雖然明白,短期課程不能讓自己的英文就此好起來,但是,深深覺得這是一個開始,期盼這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 

心中的如意算盤是,以後要當個中文教師,工作性質可能不一定要用到英文,但是,為何我就不能讓自己有更寬廣的方向?於是我以此勉勵自己,這個決定是對的。

 

可是,這個決定還是得到了很多朋友的不認同,男友在我堅持下無奈的默許,慧認為密集課程對我無用,更在無意間幫我找到另個工作,性質剛好可以讓我上part-time的英文課程,這個選擇很讓我心動,於是我動搖了。

 

可是這個方向有和我本來所想的方向不同了,想做老師除了貪圖以後可能做補習錢多外,再更美好的是能到國際學校教書,也能照顧到家庭。如果轉到公司做秘書行政的工作,想也知道可能會很忙,錢應該也不會多到那裡去,我就很猶豫,到底要不要接受慧的美意,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,上短期英文課程去?

 

我很喜歡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這本書,每當面對抉擇的時候,我總想像,我的“心”會告訴我要怎樣做,它會指引我方向。只是,在這一時間,我慌亂了,盼望能聆聽到的心聲也模糊了。

 

 

 

感謝你早點離開我

我從來沒有懷疑會有那麼一天,就算是在最愛最恨你的時候,就算是知道你打著“孤獨牌”到處追女生依然放不下的時候,我也知道那天會來臨

悲泣的日子,印象依然鮮明,但那已經是去年的事情了,我的身邊,也有一個對我好關心我的男朋友。一如往常的,什麼事情都會隨著時間消逝。

後來,痛慢慢不見,思念慢慢少了,於是,我終於感謝你早點離開我。

 

城市憂鬱症

住在擴建在廚房的租房里,窗外是不太小的小巷。汽車電單車經過還算是小事,收舊報紙的貨車、賣床單的羅里、最近甚至是修路的羅里也來湊熱鬧,那才叫慘。情緒佳時,這對我沒影響;精神不好時,就會越來越毛躁,尤其是在我還在睡覺時,隔壁女傭卻隔窗和站在馬路朋友對話,簡直讓我抓狂。

本來我大而化之,就在有次晚上發現有個變態佬在我窗外偷窺自慰,從此以後,就算天氣熱的要命窗簾也不再大開,只要感覺有電單車經過時放慢速度,或者稍作停留,我都會縮緊背脊,杯弓蛇影成為我的習慣。

鎖門的習慣在台灣住了5年從來沒養成。就在我回來馬來西亞,開始工作時,天天面對打搶、強姦的新聞,耳邊總有種種被搶經驗的描述,我睡前一定會檢查門有沒有上鎖?甚至養成進門就隨手扣上門鎖的習慣。

走路,本來是多麼有利健康的事,現在卻是讓我害怕的事。走路上班時,雨傘是我必拿的“武器”,除了可遮陽擋雨外,更是被我當作重要的防身“武器”。晚上走路回家時,我總會不停的晃東手中的雨傘,分分鐘擔心攫奪之手隨時伸出。

當情緒低落,我時常有辦公室有想大叫的衝動,雖然控制了下來,但是我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有憂鬱症?

 

可是,轉念一想,戲里都這麼說:“會說自己笨的人,都不會太笨”,那麼,大概同理可證吧。我想我的憂鬱,更多是來自這個不安全的城市所架構的悲哀。

(已刊登於 星洲日報/副刊 2006/9/28 )

月光會

  我還記得那年是8歲,就像數著新年的前夕,日復日的倒數著中秋節的到來。八月十五的前一個月,我就和住在一起的堂哥弟姐妹,開始天天點蠟燭,所用的蠟燭是阿嬤用紅色長蠟燭減成兩半的。那時的日子並不好過,拼命要求才得到的造型燈籠,自然是當天才捨得拿出來提。

  而那年是特別讓我們小孩都期待的,因為家里舉辦了“月光會”,所有在外的叔伯姑嬸都帶著孩子都回到了祖屋。

  那天,女人就忙著準備晚上的食物,男人就聚著聊天,小孩呢?追逐著的在鬧,牽著手的在嘀咕聊天,親暱得不像許久未見面似的。

  到了晚上時刻,我們都落力的聽著還未出嫁的姑姑的指揮,幫忙把叔叔買回來的紙燈籠,一個個掛在曬衣線上,再不辭勞苦的到處點上蠟燭。然後,姑姑還安排我們整群的小瓜表演歌唱,當我們扭捏的唱著五音不全的“ 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”時,大人都笑開了懷。

  大約九點,堂哥就拉大隊帶著我們提燈籠出外,我們就一群人拿著各自的“寶貝”燈籠,繞著新村邊走邊笑。誰知走到一半,頑皮的堂哥就故意說起鬼故事,膽小的我們嚇得連忙吵著要回家不走了。

  會這樣記得當初的情節,是因為當時姑姑請了攝影師進行拍攝。最初的幾年,阿嬤時不時都會拿出錄影帶,喚著我們一起看,于是這些事情,就根深蒂固的植在腦中,那時也以為,中秋節就是這樣過的。

  接下來的最初幾年,有些親戚還是會回老家過中秋節,就像新年般的熱鬧。

冷清中秋

  然而,隨著我們這群小孩都長大了,堂哥弟姐妹的距離也如年歲一樣越來越大,加上有各自的節目,而不願隨著父母回老家。慢慢的,叔伯姑嬸也不強求一起過中秋,加上搬出去的叔叔們,老家的中秋節只剩下我們這一家和阿嬤一起。

  到了中學的中秋節,因為爸爸在外工作,媽媽也會如常工作至晚上九點,而阿嬤有時被接到姑姑家去,于是,我們三姐弟自然也不會有所謂的中秋節了,最期待的,反而是同學間的烤肉會。

  後來,到台灣唸書,對中秋節的到來,總不會有“月圓人不團園”的傷感,畢竟,中秋節一家團圓的感覺,已離我很遠。所以,去年因為剛開始工作而不方便請假,我也覺得還過得去。

  然而今年,我卻強烈的想在中秋節正日回到家,或許,今年5月大病一場的老爸,讓我驚覺父母已漸漸老去,雖然媽媽口口聲聲說,她忙得沒空覺得寂寞,我卻覺得,生了3個孩子的媽媽身邊總該要有孩子一起過節的,姊姊和弟弟都不回家,我很想回家,陪在父母身邊。

  8歲那年熱鬧的月光會已招不回,但是,至少我能在中秋節,讓父母覺得溫馨快樂。我打算,回去後要買燈籠蠟燭,月餅當然不能少,好好的和父母,就在月光下話家常。

  我想,就算只是小小的“月光會”,年邁老去父母期待的,也不過如此罷了。

 (星洲日報╱副刊 文:鯉魚 2006/10/04)

如果最後一通電話

以前,大家總會被問到如果世界末日,或生命只剩下一天,你會怎樣過?在想像之於,大概也會認為:想太多了啦~
 
但是,在現今攫奪匪猖獗的社會,凶狠的匪徒為了達到一定搶劫成功的地步,時常就是一刀重重砍下,讓你無法反抗。生命垂危的時候,我們可能只有最後一分鐘的時間,於是,在這最後一分鐘,你會拿起手機打給誰?
 
這絕對不是憑空想像,而是確實發生的事情,前不久被攫奪匪砍死的拉曼生、前天被匪徒刺死的德士司機,他們都在臨終前,打了最後一通電話,都訴說著自己很辛苦,話中沒交代太多東西,或許,他們都沒想到自己會死。想像當時的情境,眼淚總會忍不住的在眼眶中打轉。
 
每天面對一堆被搶的新聞,早就想像自己會遇到的一天,看到新聞的當下,就置身其中浮起畫面,心中就馬上想起了媽媽,我想,我一定會打給媽媽,然後一定要說對不起,讓她被我欺負受苦了這麼多年,沒報答她就要走了...如果還有時間,就是打給擔心我走路回家,而儘量都來載我下班的男朋友,這段日子以來,他也漸漸成為我身邊很重要的人了。
 
忍不住,又再悲觀的些想,或許不是我遇到,是我的家人,那麼...所以,我提醒著自己,可以就多回家,多打電話問候家人,有些錢不能省阿。忙,更不是理由。
 
珍惜身邊的人,才是每天應該做的事。
 

最後一通電話,我衷心的期盼,那是你我都不需要打的,絕對不要。

人心難測

你風雨不改

 

星期六上團契星期天做禮拜

 

見證你的誠心

我為你刻下純潔之名

相信你心身一致

 

 

你是乖寶寶

不夜歸不煙酒

也如此要求親暱愛人

工作努力溫柔體貼

你是海市蜃樓般難得一見

我暗暗為你扼腕

身邊的是任性小女孩

 

 

結果

你腳踩兩船

上帝之忠貞品行之良好

 

 

時間再長也趕不上

變的速度

 

 

原來

年紀大小

行為舉止

思想程度

不是忠貞的衡量器

 

 

 

 

人心

永遠無法預測